唧唧歪歪_互联网资讯中心唧唧歪歪_互联网资讯中心

唧唧歪歪 - www.f042.com
互联网资讯中心
文章6496浏览2953812本站已运行2426

辽阔的俄罗斯,相隔五个时区的西伯利亚球迷咋看世界杯?

  俄罗斯的国土面积世界第一,在距离莫斯科3500英里之外的布里亚特自治共和国首府乌兰乌德市,球迷们也面临着倒时差看球的问题。世界杯到底是如何影响到西伯利亚地区的呢?让我们跟随《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来看一下吧。

  

  (在乌兰乌德的凌晨四点钟,球迷们为俄罗斯队3-1战胜埃及队而欢呼雀跃。这场胜利帮助俄罗斯队晋级到了世界杯淘汰赛阶段)

  乌兰乌德市,当球迷们东倒西歪地走出酒吧的时候,天色已经有点微亮。他们的手臂互相搀扶着,有人还会在这个时候贪婪地吸上一口期待已久的香烟。而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和其他举办世界杯的俄罗斯城市,大型的晚会即将开始:成千上万的球迷涌上了街头,挥舞着旗帜,将汽车喇叭按出嘟嘟的声响,周二晚上3-1对阵埃及的这场胜利引发了全国性的狂欢,这个国家自苏联时代以来第一次闯入到了世界杯的淘汰赛阶段。

  我所在的乌兰乌德市距离莫斯科有3500英里远,跨越了5个时区。在这里夜晚已经过去了,通常的交通堵塞时间已经到来,但事实上,这里的道路空无一人,城市里面一片寂静。在佩利坎(Pelikan)体育酒吧里,有百来个看球的球迷熬夜到了凌晨4点钟。然后,他们互相说了再见,真诚地拥抱了彼此,四散了开来——等待着他们的要么就是工作,要么就是家里温暖的被窝。

  距莫斯科3500英里远的乌兰乌德,世界杯似乎很远?

  

  世界杯揭幕战之前,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在莫斯科卢日尼基球场的观众面前发表了一番讲话。他承诺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足球这项运动将“征服”俄罗斯。为此,他诚邀这个国家的民众一起来“享受地球上最大的庆典”。

  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有11个主办城市已经践行了因凡蒂诺所做出的承诺。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球迷纷纷涌向了俄罗斯,在比赛前后的日子里,人们常常会有一种狂欢节的感觉。缤纷的色彩和欢闹的噪声将西部的加里宁格勒、东部的叶卡捷琳堡、以及两座城市之间的所有城邦笼罩在世界杯的氛围里面。

  乍一看,俄罗斯世界杯的节日精神似乎很难传递到乌兰乌德,这座城市坐落在贝加尔湖和蒙古边境之间,距离最近的世界杯主办城市叶卡捷琳堡大约有2200英里的路程。换句话说,一位乌兰乌德人坐上火车去现场看世界杯至少要花上两天的旅程,而期间陪伴着他的只有窗外苍凉广阔的西伯利亚荒野以及高耸入云的乌拉尔山脉。当然,如果坐飞机的话这趟旅程可能只需要六个小时,但是两座城市之间并没直达的航班。

  

  (傍晚时分乌兰乌德市中心列宁街街景,这座城市距莫斯科3500英里远,相差5个时区)

  在这里,几乎没有什么迹象表明“地球上最大的庆典”正在俄罗斯境内发生——那些灯柱上没有飘扬的国家旗帜,我们也看不到任何庆祝俄罗斯国家队好运的标志。这座城市的球场铺有人造的草皮。温暖的夏夜,一些足球业余爱好者会在这里临时拼凑起球队一起踢球。他们有些人会穿巴塞罗那的球衣上衣,有人些会穿皇家马德里的球衣上衣,也有一两个人会穿切尔西队的球衣上衣,但没有人在穿俄罗斯国家队的球衣。事实上,世界杯似乎离这里的人们很遥远。

  俄罗斯,或者至少是我们西方国家所设想的俄罗斯也正是如此。相对于莫斯科,乌兰乌德市在地理上更接近北京,而且从文化上来说,这里让人感觉更像是亚洲:布里亚特自治共和国(乌兰乌德是它的首府)是俄罗斯联邦仅有的两个信奉佛教的成员国之一。这里的烹饪风格深受布里亚特人游牧传统的影响,与莫斯科相比,你会感觉这里的食物与蒙古有着更多的共同之处。

  

  (乌兰乌德的蒙古包)

  一两个传统的蒙古包就安扎在路边,它们能够吸引许多前来参观贝加尔湖的蒙古、中国游客。此外,在穿越西伯利亚的铁路旅行途中,这些游客也可能会停下来去参观城市中央广场上耸立的列宁雕像。这里的许多汽车都是右侧驾驶的,人们会穿越大草原把日本的一些二手货带到这里来。摔跤是这里的全民性运动,而不是足球。此外,射箭和骑马等游牧民族的传统运动项目也有他们各自的追随者。

  俄罗斯实在是太大、太多元了,我们在乌兰乌德市所看到的正是世界杯效应的一个极限。这里距离世界杯的举办地太远,从地理距离上、时差上或者是文化是来看,都是如此。你很难将同一种意识形态真正地贯穿到这个幅员辽阔、文化多元的国家,你很难让人们真正地团结在一起,看起来,即使是世界杯也很难做到。

  

  (在俄罗斯的这一地区摔跤是很重要的运动,但是足球也引起了共鸣,图为当地居民在中央体育场里踢球)

  然而,当更加仔细地进行观察时,我们发现情况似乎又并非如此。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除了世界杯和相关的比赛直播日程安排之外,他们几乎很少聊到其他的事情。“我的计划是现在去踢足球,”当地电视台的新闻播报员谢尔盖-索戈洛夫(Sergei Sogolov)说。当时是晚上8点钟左右,俄罗斯与埃及队的比赛将在6个小时后开球。他穿着一套完整的皇马球衣,准备与朋友们在布里亚特共和国球场一起踢球。

  这座球场的一半座位是用蓝色、白色和黄色来装饰的,这是布里亚特国旗的颜色,而另一半则是由红色、白色和蓝色来装饰的,这是俄罗斯国旗的颜色。“然后我就会回家睡觉,把闹钟定在凌晨2点钟之前,”谢尔盖-索戈洛夫说,“然后我会醒过来看比赛,看完又会继续回去睡觉。我想这是大多数人都在做的事情。每个人都在看比赛,即使是那些不喜欢体育运动的人。”

  

  (乌兰乌德的男孩子们在下午的酷热中踢球,这里离世界杯最近的主办城市有2200英里远)

  刚刚结束比赛的业余守门员拜尔-特西迪波夫(Bair Tsydypov)提到,乌兰乌德也有一部分人去了世界杯的比赛现场。“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七场比赛的球票,”他说,“不仅仅是俄罗斯队的比赛,还有很多不同球队的比赛。我可以看到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来自比赛现场的照片,他们有的是在莫斯科,有的是在圣彼得堡或萨兰斯克。”谢尔盖-索戈洛夫也有一些持有球票的朋友去了现场。“这里每个人都知道是谁去了比赛现场,”他说,“我认在电视上看球更好一些,我们也可以回看比赛或是评论。”

  当然,那些无法现场看球的人仍然有机会参与到世界杯的氛围当中来。在俄罗斯揭幕战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电视屏幕被推进了体育场,任何有官方球迷身份证明文件的人都被邀请过来观看了这场比赛。这场比赛是的开始时间是莫斯科下午6点,也就是乌兰乌德的晚上11点。

  

  (乌兰乌德中央广场的列宁雕像)

  揭幕战那天究竟有多少人在这里的体育场看球?这是一个值得争论的问题。索戈洛夫认为大约有2000人聚集在大屏幕前看球,而特西迪波夫给出的估计数字是索戈洛夫的两倍。俄罗斯最后一场对阵乌拉圭队的小组赛将于当地时间周一晚上10点钟开始,届时体育场将再次开放。对阵埃及队的那场比赛是这里的凌晨两点钟,很多人因为时间较晚不可能前来。

  “这已经团结了这个国家,”电视制片人埃德姆(Erdem Shagdurov)说,他也准备前来体育场看球。俄罗斯人的身份是一件复杂而微妙的事情:这里许多人认同他们本民族的程度和他们认同自己国家的程度差不多相同。

  “在布里亚特中有很多不同的群体,”埃德姆说,“俄罗斯人,布里亚特人,哈萨克人,旧礼仪派教徒(俄罗斯东正教的一个分支),他们全都支持俄罗斯。”埃德姆穿着一件曼联队的训练服上衣在踢球,但他很快就提到自己“也爱切尔西”。他补充道:“在我的MP3里有那首歌《你永远不会独行》。”然后,他竟然逐字逐句地背诵起了这首利物浦俱乐部的圣歌。

  

  (穿着传统民族服饰的布里亚特人)

  这座城市主广场上的喷泉拥有彩色照明装置,夏夜里它会不断从绿色变幻为代表俄罗斯国旗的红白蓝色。到了晚上11点的时候,这座城市已经很安静了。喷泉会此时关闭,那些围观消夏的民众也会在这个时候逐渐地散去。如果能够让自己保持不困的话,这里的大多数人会在家里观看比赛。

  在佩利坎酒吧,安娜-阿巴迪耶娃(Anna Abadieva)有点儿失望。“我以为会有更多的人在这里观看比赛,”在午夜时分她说道,“揭幕战的时候来这里看球的人更多。”尽管如此,在凌晨2点钟开球的时候,这座两层楼规模的酒吧里还是聚集了100位左右的球迷,女服务员给顾客们端上来了装有黑麦芽啤酒的巨大酒杯。

  当主持人介绍比赛举办地圣彼得堡的天气状况时,酒吧里的球迷笑了起来,那儿的温度和这里差别太大了。当大多数人聚集到酒吧的时候,乌兰乌德市的温度仍然是34摄氏度(华氏温度超过了90度),这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布里亚特共和国球场的俯瞰图)

  虽然温度不同,但这里的气氛和现场是一样的:上半场比赛激烈进行时这里也充满着紧张的氛围,而当俄罗斯三球领先的时候这里也陷入了狂喜之中。当埃及明星穆罕默德-萨拉赫赢得点球时,在场的球迷发出了尖叫。他们高喊“伊戈尔,伊戈尔”,以此来鼓励俄罗斯的守门员伊戈尔-阿金费耶夫。不过,阿金费耶夫并没有把这个球扑出来。

  佩利坎酒吧的天花板上装饰着欧洲各大俱乐部的围巾——曼城、切尔西、那不勒斯等等应有尽有,而他们的墙上则挂满了那些世界杯参赛国家队的旗帜,有西班牙的红黄色,巴西的绿色和黄色等等,不过,这里没有俄罗斯的国旗,只有布里亚特共和国国旗的颜色。

  “这感觉就像是在度假,”拜尔-尼达诺夫(Bair Nydanov)说道。22岁的尼达诺夫在当地的三所大学之一学习人力资源专业,他是意大利AC米兰俱乐部的忠实球迷。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三个朋友,他们都是第二天不用早起的大学生。“在这个城市,这个国家,人们(对世界杯)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布里亚特共和国在俄罗斯版图中的位置)

  显然,俄罗斯国家队在世界杯上走得越远,人们的这种感觉就会越多。不过,尼达诺夫认为,这种感觉不仅仅是源自于球队所代表的国家自豪感,还有真正对于世界杯比赛、对于足球运动的热爱。“我们很惊讶球队在第一场比赛中能够如此精彩地赢球,”他说,“即使俄罗斯队出局了,人们也会继续关注这项赛事。就像欧洲的任何地方一样,我们同样热爱着足球。”

  尼达诺夫和他的朋友们都是足球爱好者,他对于米兰俱乐部财务状况的了解让我感到非常专业。但是,世界杯的独特之于在于,它的影响力是独一无二的,它的转播画面甚至能够传播到许多一般俱乐部影响力达不到的地区。

  

  (在伊沃尔金斯基扎仓里漫步的两位僧侣,在西伯利亚的这个地区佛教的影响力是显著的)

  在乌兰乌德外的几英里外坐落着佛教圣地伊沃尔金斯基扎仓,它也是僧侣们学习和生活的地方。在那里,那些穿着藏红花色长袍的僧侣们随处可见,他们会引导着俄罗斯、蒙古或者中国游客来瞻仰沙多乔-谛吉洛夫喇嘛的肉身佛像。1927年这位韩波寺住持圆寂并被封箱安葬,2002年他的墓穴被重新挖掘,据说他的遗体被保存得非常完好。

  在如此祥和、充满虔诚感的地方,你会感觉俄罗斯世界杯很远很远。那个疯狂的现代世界,那场在莫斯科、圣彼得堡举行的国际性节日,与在西伯利亚无垠旷野中漂泊着的这一抹宗教文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伊沃尔金斯基扎仓(Ivolginsky Datsan,扎仓意为寺庙)是这里的佛教圣地,距离乌兰乌德市只有几英里远)

  在寺庙的住持神圣喇嘛Tsyrendylykov倒茶时,他的助手吉日嘎拉(Zhargal Bagsha Dugdanov)正身着长袍坐在长榻上。那一刻是安静的,有一种让人冥想的氛围在里面。在这里生活的人也会关注世界杯吗?或者还是太遥远了吧。“好吧,”吉日嘎拉开启他的话匣子,“我们都对俄罗斯队的第一场比赛感到很惊讶,5-0。”

赞一下
唧唧歪歪_互联网资讯中心
上一篇: 贵阳面向全球征集创业金点子 最高可获10万元重奖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关推荐

隐藏边栏